灵魂的重量

我喊停了 我不玩了 
在提前离席以后 是一个黑洞
你们碰头 你们哭了 
迅速冰冷的躯壳 
快的连我 都傻了 
太迟了
谁的错 模糊了

在我选择 告别以后 
原来刚要 开始疼痛
谁骗我 
只不过 睡着了
当我真的 告别以后 
真的不像 诗人形容 
只不过 消失了 
灵魂的 几公克

掉了

心疼的玫瑰 半夜还开著
找不到匆匆掉落的花蕊
回到现场却已来不及
等待任何回音都不可得
微弱的风筝 冬天里飘著
回不去手中缠线的那个
没有蓝天 又何必去飞 怎么适合
黑色笑靥掉了 雪白眼泪掉了
该出现的所有表情瞬间掉了
瞳孔没有颜色 结了冰的长河
回忆是最可怕的敌人
故事情节掉了 主角对白掉了
该属于剧中的对脚戏也掉了
胸口没有快乐 断了翅的白鸽
不枯萎的藉口全掉了
曾经唱过的歌 分享过的笑声
在心中不断拉扯
想念不能承认 偷偷擦去泪痕
冬天过了还是会很冷

分生… 好久不见… 不如不见…

一个我像不会累 一直往前
一个我动弹不得 伤心欲绝
我不确定 几个我 住在心里面
偶尔像敌人 偶尔像姊妹…

拿着你 给的照片
熟悉的那一条街
只是没了 你的画面
我们回不到 那天
你会不会 忽然的出现
在街角的 咖啡店
我会带着笑脸 回首寒暄
和你 坐着聊聊天
我多么想 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 最近改变
不再去说从前 只是寒暄
对你说一句 只是说 一句
好久不见…

寻得到 尘封小店
回不到 相恋那天
灵气大概 早被污染
谁为了生活 不变
越渴望见 面然后发现
中间隔着那 十年
我想见的笑脸 只有怀念
不懂 怎去再聊天
像我在往日 还未抽烟
不知你 怎么变迁
似等了一百年 忽已明白
即使再见面 成熟地 表演
不如不见…

分裂中的心碎 分裂后的假面
不快乐 不伤悲
情绪埋藏成了 地雷
等待爆裂…

哼哼唧唧之三

哼哼唧唧之二

无题

People are really romantic about the beginnings of things.

Fresh start…

Clean slate…

A world of possibility.

But, no matter what new adventure you are embarking on,

you’re still you.

You bring you into every new beninning in your life.

So how different can it possibly be?

It’s all everybody wants, right,

Clean slate… A new beginning…

Like that’s gonna be any easier.

Ask the guy [...]

主动与被动

有几多选择? 该如何取舍? 哪里才平衡?

无所适从。。。

原来我们都只是在 麻木的被生活。。。

心里闷

真的很闷

笑脸迎人 插科打诨 一向是我所擅长的

但这笑容表面之下掩盖着的 却又是多大一个空洞

我想我是越来越分裂了吧

生活畸形的过着 还将继续畸形着

无力改变 却做不到无欲无求

心口的烦闷 即便可以看淡如浮云

找不到消散的出口 依旧无力解脱。。。

如果没有我

计划生育开始推行之时,我只是个受精卵,

那时我爸无所谓,我妈舍不得,说想添个妹妹,就这么坚持着,生下了我。

如果没有我,一切都会不一样。

如果没有我,家里经济条件会好很多,妈妈不会那么辛苦早生华发,也不会去小发廊染头发;

如果不染发,不会诱发那个恶疾,不会那么早走;

如果妈妈在,哥哥会有很多很多的关爱,要知道双子女的家庭,多少总有点偏心,我爸偏我,我妈偏我哥;

如果哥哥有双亲关爱,会身心健康成长,会少走很多弯路,也很可能避免这个意外;

于是,一家人live happily ever after …

而今,因为这个受精卵,一家人一半一半,天人两隔。。。

妈妈走后,我曾经戏谑过,我们现在一家三口,三个光棍,

而今,剩两个光棍,不得不相依为命。

不完整的家庭,三个人非正常状态的生活,悲剧在所难免。。。

当年看《活着》,看到最后泪水连连,“我认识的人一个挨着一个死去,我还活着。”

没想到如今,《活着》LIVE版戏码,亲身上演。

一直觉得我爸是天煞孤星,奶奶,大伯,哥哥,或多或少都跟他有干系;

现在明白过来,我才是天煞孤星,更煞的孤星。

悲剧在延续,噩运在轮回,这是宿命。

长大后,我变成了你,继续你的孤独,无边的孤独。

我始终是我爸的女儿,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固执如他,偏激如他,甚而有之,一意孤行,油盐不进。

一句站着说话不腰疼,将多少善意的关心拒之门外,

可是,我无法阻止自己这么想,我无法阻止自己钻牛角尖。

对我爸的每一次恼怒,便是对自己每一次愤恨。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我爸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有了我们,

而我,什么都没有。

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无从评判。

我一向是认命的,那就让我成为这悲剧的终结者罢,

至少这样,等我变成人见人憎的固执老太婆之时,

不会再有人恼怒。

就这样罢。

亲 不在。。。

都说时间会冲淡一切 是的 这会儿即便还是时时浮现挥之不去 不会再泪水连连

只是 已改变的心境 再也找不回来

用了一个多礼拜 终于认清这不是一场噩梦 或者说 这场噩梦永远再不会醒

伤心之余 仿佛人已被掏空 只剩满腔的怒和怨  心中矛头直指我爸 却无从发泄

如果他不那么顽固 如果他不那样独断专行 如果他肯听我几句

那么悲剧都可以避免 只是 没有如果。。。

四年前的博客里写过这样一句话:

“每次都是这样。。。车祸确实是天灾,无法避免,只能面对;可是之后的一切,只能用人祸来解释。”

写这句话的时候并不会意识到 天灾仅仅是一次性 而人祸 是持续性的 一直持续到今天的悲剧 仍没有收场

性格决定命运 这是唯一的解释 残酷 无奈

固执如顽石的性格 不单决定了自己的悲剧 还左右了别人的命运 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哀。。。

纠结于这场事故的责任问题 抱怨是无力的 而自我反省 却是沉痛的

扪心自问 我又为这个家 做了些什么?

妈妈走的早 家庭重担爸爸一个人挑 他对我们两个 付出了全部的爱 寄托了全部的希望

只是他所能给的 并不是我们要的 这个矛盾随着我们的长大而日益尖锐

当然这个问题他永远都不会意识到 他只是永远要求子女按照他的意愿他的方式过活

当我有能力逃离的时候 我下意识地直觉地选择了逃离

从到上海读书开始 我自由了 我游离于这个桎梏之外了

忙着读书 忙着工作 忙着恋爱 忙着玩耍

却不在意 没能力逃离的哥哥 每天被爸爸洗脑 会有多不快乐

特别是那段旷日持久回头看来却荒唐无比的恋爱 耗费了我多少的精力与金钱

悔不当初 悔之晚矣

只要拿出一半的关爱一半的时间给哥哥 他应该会开朗些会灵活些会自信些会快乐些。。。

哥哥从小能力差 需要人照顾和引导 妈妈的离开 对他的影响才是最大的

跟爸没话说 我不在家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