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如斯夫 不舍昼夜…

前天 大姨妈一周年祭日

昨天 哥哥下葬

今天 平常的一天

日子一天天继续 除了那份不舍在心中沉淀

爸爸搬来一起住了 我开始蜗居小房间 睡小床

大家的生活都在向前走 而我 生活在倒带。。。

经历 心态 这些个人的主观的东西 没法跟别人比较

只有沿着时间轴纵向比较

生活的巨变 似乎让我的心态更宽容更平和了

跟我爸的相处 也在慢慢磨合

牢骚学会了在心里发

脾气磨没了 耐心渐长了

当你要支撑一个家的时候 再由不得你任性了

表姐说女人四十岁就开始更年期了

表弟趁机揶揄: 那你奔三奔完 开始奔更了哇

恩 是的

没什么好怕的

最近的关键词:表扬与自我表扬

生活的乐趣本已不多

肯定别人 肯定自己 乐趣加倍 何乐不为呢?

某人说我现阶段就两句口头禅: 我还好啦…  哦 好吧…

是的 我还好 我还是很好的

好吧 我就是这么想的。。。

礼物

它静静的躺在角落 不起眼的角落 被遗忘的角落

精心的挑选 寄托了真心 承载着祝福

到头来 就只是这样的结局

三年半之后 回到自己手中

这速食年代 太过现实 太过浮躁

礼物神马的 WHO CARES?

自认向来不是吝啬的人

从现在开始

吝啬我的礼物吝啬我的祝福

ONE’S MEAT, ANOTHER’S POISON…

似乎不太搭界的一句话 没来由冒出来

我想把它写下来。。。

洗牙记

团购热 啥都团 团了个洗牙的 今天去尝试了一把

一口牙 用了三十几年 还是第一次洗的说

甫一张口 牙医开始摇头

啧啧啧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一共五颗蛀牙。。。

这颗要补 那颗要补 一个字 补 补补补。。。

唉 三十多年了 身上这些个零件 七七八八都开始偶尔罢工了

要补的 何止牙齿啊

洗牙过程暂且不表

等洗完牙 医生郑重其事地开始给我建议:

你蛀得最厉害的两颗 就是六龄齿

家里如果有刚长好六龄齿的小朋友 最好做个窝沟封闭

我晕啊~~~

敢情我这口烂牙 已经无可救药 直接leave的说 拯救希望只能寄托到下一代了?

此乃一晕

我这现在看上去 就像家有六龄童了的么?

此乃二晕

哎 晕死了 睡觉去鸟。。。

主动与被动

有几多选择? 该如何取舍? 哪里才平衡?

无所适从。。。

原来我们都只是在 麻木的被生活。。。

心里闷

真的很闷

笑脸迎人 插科打诨 一向是我所擅长的

但这笑容表面之下掩盖着的 却又是多大一个空洞

我想我是越来越分裂了吧

生活畸形的过着 还将继续畸形着

无力改变 却做不到无欲无求

心口的烦闷 即便可以看淡如浮云

找不到消散的出口 依旧无力解脱。。。

年底的小疯狂

接近年底的小疯狂 去年是赌场风云两日夜 今年是美罗激情三小时

人民币哗哗哗出去的感觉 其实是一样的 又痛又爽。。。

先讲爽的部分:

五点半到八点半 美罗商城三楼暴走三圈

花费大洋4808 送券3200 最后再贴了1块钱顺利把券花光

血拼战果如下:
GUCCI太阳眼镜一副
BASICHOUSE军装款大衣一件 长款针织T恤一件
JOY&PEACE长靴两双
STACCATO单鞋一双
AMPHI内衣一套
RIME单袜一双

最后撤离战场的时候 差点拎不下

再讲痛的部分:

本年度的savings plan 再度宣告失败

连续两年失败 看来明年唯一的可行的方案 就是modify planning strategy鸟

太aggressive的plan 基本上顶个鸟用 明年走moderate点路线吧

开源节流 事实一而再再而三证明 偶对节流无能为力 真要想想怎么个开源法了

连着这几个月的开销都很大 虽然有些不属于常规支出

但每个月都是五位数的信用卡账单 还是有点倘不牢 哎。。。

下个月支出清单上的commitment 也已经好几个项目了

原先的间歇性淘宝症 而今持续发作 信用评价直奔三钻而去

看来要强制性自封ID了。。。

哎 算了 人生苦短 有太多的事情不能自己掌控

何不在听天由命的同时 偶尔放纵一下自己呢

命运的咽喉 偶没有本事扼得住

权且将这偶尔的放纵 当作是种自我救赎吧

SELF REDEMTION

恩 就是这样。。。

终于还是听到了。。。

上周末演唱会的遗憾 这周在风里雨里弥补了一小下

可惜拼盘太不过瘾 刚进入状态 便已谢幕下台

尚未来得及回味 那边厢已你方唱罢我登场

于是有了史无前例的边嘎嘣嘎嘣吃零食边听演唱会的记录

班长给了偶两张内场880的 于是原先的两场外场票三钱不值两钱贩卖给了黄牛

谁晓得这场的内场一塌糊涂 舞台太低 除了前面的后脑勺 啥也瞧不见

早晓得么把内场卖掉看外场去 既不用遭风吹雨打 还能赚顿夜宵了

演唱会没过瘾 回来电脑上继续回味

找了首偶的favorite 重复放 很有感觉啊

不是主打歌 可是我很喜欢 用作彩铃很久了

《交响梦》 歌词抄一遍

午后时分 睡得很沉 嘈杂鸟儿 也全都充耳不闻
行板如歌 歌里在等 等你来和 和一篇雨季解渴
雷声铺陈 嘹亮地哼 大地与河 万物屏息这一刻

蛰睡了一世纪的下午 被你惊醒
迷雾从身后穿起 扣成水滴
透明的伤口 漂亮的残忍 藏到土壤里
雨的铿锵临盆比梦的合奏还静

阡陌牧车 因你饶舌 雷声如灯 敲开了一年兴奋
急板成歌 歌落成河 河在狂奔 奔击了干涸混沌

蛰睡了一世纪的下午 被你惊醒
迷雾从身后穿起 扣成水滴
透明的伤口 漂亮的残忍 藏到土壤里
雨的铿锵临盆比梦的合奏还静

埋伏了一整季的思念 被你剥离
棉絮爬上了头发 换算年龄
气候的成长 季风的回忆 收进课本里
我自己来缝补我自己
修剪自己迎接你淋湿我风干的心

雨停时分 洗澈烟尘 新的花梗 正期待炫耀颜色
黄昏人们 敞开了家里大门
宁静很深 世界迎接你这一刻 生命来了

青峰的歌词很有意境

偶很三俗地概括了个中心思想:久旱逢甘露~~~

嚯嚯~~~

SCARED…

The time comes when we all must find out

what we’re afraid of.

Yes. The world is a scary place.

It’s even more terrifying

if we have to face it

alone…

无所事事最欢乐

最欢乐的一个周末 因为无所事事 因为睡到自然醒 因为暂时抛开所有的烦恼

奔着一场小型演唱会而去 提前下班搭车去的上海 却很杯具的因故么看成

第二天得知演唱会的杯具后续之后 偶的杯具摇身一变成洗具

当然结果这个周末剩下能想起来的 只有吃和睡

洪长兴的羊肉锅 三人行的骨头堡 地位跟夏天的啤酒烧烤一样 雷打不动

依旧很美味

于是餐餐吃到肚皮弹进弹出

于是手挽手迈大步从南京路从四川路步行回去 一路的满足。。。

接下来讲睡 每次在上海 总是日夜颠倒的生物钟

不到三点绝不上床 不到一点绝不睁眼

直到打扫卫生的阿姨开着吸尘器冲进来 方才哼上一声。。。

绝对懒惰的一个周末 连吃的也是老花样 毫无新意 颓废之极 可我还是甘之如饴

平安是福 能这样随心所欲的过上两天 什么都不用去想 确是得来不易的奢侈

飞飞家 俨然已成了偶的度假胜地

可千万表让我入股你家奢侈的花洒龙头啊 最多装个投币箱 按次收费闹。。。

愚人节一般的生日

稀松平常的小生日 本以为除了恭贺偶又老了一岁的短信电话邮件之外 不会有礼物收

谁知中午接到花店电话索要地址

顿时心里怦怦的老鹿乱撞

可转念一想 都快入冬了 哪来的烂桃花来着?

三张都拷过了 即便重新包装上市 也未必有人接盘哪~~~

心里开始排查可能的犯罪嫌疑人 排来排去没头绪

好吧 随便逮一个 厚着脸皮很不淡定地发条消息询问

结果某人很淡定的回答:不是我 我会送你虾~~~

哎 真是白瞎啊。。。

好吧 那我要蟹可以伐?

罢罢罢 直接电话花店询问 对方风轻云淡:久盛苑美容院。。。

哎。。。 这个生日 我当愚人节过了我。。。

恩。。。上花上花。。。